界線,關係中的美麗留白

所謂的關係,就是兩個人的連結,所以除了尊重對方,允許對方存在之外,好好的讓自己存在──表達自己(包括感受、想法、界線⋯⋯),不但不是自私,而是在為關係努力。

 

在我們的生活中,常存在一種似遠又近的關係,有時很親近、有時又好像很陌生;或者原本很親近,後來卻成了疏遠的陌生人。

 

他們可能是我們學校裡的好同學、好閨密、一起參加活動突然很麻吉的死黨⋯⋯但也可能因為某個莫名其妙的理由,從此老死不相往來。或者他們也可能是你的鄰居,因為常常見面打招呼,變成生活上的好幫手,常常互通有無,交換鄰里訊息,但也可能因為某個生活中的利益小衝突,從此變成少碰見為妙的陌生人。

 

離得太遠是遺憾靠得太近是災難

 

一個走進我的幸福會客室的年輕女孩,就為這樣的狀況而困擾著。

 

「我們是很久的朋友了,我很喜歡她個性的熱情和爽朗,也喜歡可以跟她分享生活中很多的煩惱或快樂。可是⋯⋯她一直很喜歡當主導者,甚至連我的事她每次都要給意見。無論是工作或者感情,無論我做什麼決定或選擇,她總是會說:『哎呀!我真的看不下去了!你這樣不行!⋯⋯』。這麼多年下來我越來越受不了,那次我忍不住大爆發,結果讓她生氣又受傷,從此我們就沒有再說過話了⋯⋯」輕輕嘆了一口氣,她低下頭說:「我很想跟她和好,畢竟我們是那麼多年的好朋友,我很懷念我們曾經那麼親近,但是如果像以前一樣,又會讓我覺得很辛苦⋯⋯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⋯⋯」。

 

這個女孩面對的閨密情誼難題,其實縮影了我們很多人在家人、夫妻、朋友、親子各種關係中經常存在的兩難狀態─離得太遠是遺憾,靠得太近是災難!

 

所有的關係都需要某種程度的留白

 

很多人(尤其是華人)在關係裡受苦的重要原因之一,是因為誤以為「親密」是代表好關係最重要(甚至唯一)的檢視指標。這樣的想法其實只正確了一半,真正成熟健康的好關係其實還有另一個同等重要的配搭要素,那就是「自主(獨立)」。

 

就如同一幅神妙超絕的中國山水畫必定深諳「留白」之美─畫中的留白與畫中的構圖共創出的虛實關係,讓整幅畫充滿了飽滿的張力─留白之處是餘韻、是呼吸的空間、是有限中的無限、是涵容氣韻吐納流動的廣闊與溫柔。於是看似空白的無筆墨處也藏說著深厚的情感。

 

所有真正成熟正向的關係也同樣需要留白,也就是在許多人都抱持的想法─「好朋友就應該黏在一起」的「親密」之外,也需要讓兩人能夠各自「獨立(自主)」存在的距離。這個距離,不是悲傷低落且缺乏安全感的孤單、冷漠或疏離,而是美好的留白─讓我們既能投入情感享受親密,又不致於失去自主性的兩全幸福。

 

降低情感融合,提昇自我分化

 

很多無法在親密關係中拉出距離(界線)的人,都有Bowen學派所提出的「情感融合」(Fusion)程度過高的狀況,無法分清自己與他人之間的界限,進而影響了「自我分化」程度。

 

Bowen認為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,外在環境的原生家庭是一個情緒系統,系統內有著彼此互動的依賴關係。在這同時,我們每個人的內在也有兩股力量在運作─(1)個別化(individuality):促使我們和家人在心理上有所分離;(2)連體化(togetherness):促使我們和家人在心理上有所關聯。如果一個人的連體化需求太高,將會對他人產生情緒化的依戀,也形成捨棄自我的低自我分化。

 

如何檢視自己的自我分化程度?除了Bowen的自我分化評估量表之外,其實也可以從生活中觀察你所做出的各種大小決定,因為我們所做的每一個選擇中,都包含著自我分化的程度。究竟你的決定多數是依據著自己的信念?還是依據渴望尋求別人的愛和認同?

 

如果你是像文章一開始提到的那個女孩一樣屬於後者──總是擔心顧慮別人情緒、對於自己是不是被愛和被接納有很深的焦慮,從家庭治療學派的角度來看,這往往是從小在原生家庭裡形成的模式。你往往會在關係中用犧牲委屈的方式寄生在他人身上,但最終也會有無法壓抑的時刻,於是一場大爆炸就形成關係的斷裂。

 

不過這並不意味著我們無法改變,在長大成人身心都可以獨立生存的此刻,正是我們開始展開自我創造的新起點。

 

Bowen提出我們可以開始練習建立與思索「我立場」,也就是開始練習覺察和思考:「我的感受」、「我的想法」、「我的期待」⋯⋯在這個全新的自我關係中,我們先溫柔靠近自己,繼而練習支持自己、表達自己。這些作為的背後,其實在宣告一個非常重要的心理意義:我,真實存在!

 

我存在,你也存在

 

Bowen提出,當自我分化的程度提高,我們在人際關係中將會更自在,開始可以同時保有自主與親密。因為高分化的人可以清楚自己的原則,但是同時也保有關係;既在關係中理解尊重對方,也贏得對方對自己的尊重。

 

這其實也就是薩提爾女士為成長進化後的人際溝通姿態─「一致性溝通姿態」,所描繪出的美好圖像:我存在,你也存在。這種成長後的親密關係,將不再是相互鬥爭或者索取交換的糾結兩難,而是兩個安穩自在的完整自我,所做出的連結兩全。

 

想要擁有這樣的關係,我們可以從以下四點著手:

 

1.完整自我:不再依賴寄生在他人身上,透過探尋自我、療癒自我、創造自我等方式,從內在建構自己的價值。

 

2.看見他人的力量:不被脆弱無力的他人依賴寄生,也不在他人身上看見(建構)自己的價值。

 

3.接納自己的黑暗面:我們每一個人的性格都有亮面與暗面,因為我們是人,不是神。拒絕接受自己的暗面,其實就是把自己神化,在這同時,我們也必將這個不合理的期待/不真實的重擔,投射到關係中的他人身上,最終引來關係中的失望、破裂或離開。

 

4.畫出你的關係同心圓:我們和他人的關係應該是一個具有「彈性」的同心圓圖像─從圓心開始往外擴散的第一圈、第二圈、第三圈⋯⋯胡慧嫚國際薩提爾學派諮商師認證著有《溫柔是我,剛強也是我:來自薩提爾的生命啟發》、《找回聲音的美人魚》我們擁有由自己度量思索,要把身邊的人各自放在第幾圈的主權。而且,這個放置也可以隨時間的變化做階段性的彈性調整。如此一來,我們就能不受困於「親密」或「斷裂離開」的兩難端點之中,為自己的親密關係創造更多自在的彈性空間。

 

共創兩全雙贏的親密關係

 

所謂的關係,就是兩個人的連結,所以除了尊重對方,允許對方存在之外,好好的讓自己存在──表達自己(包括感受、想法、界線⋯⋯),不但不是自私,而是在為關係努力。如果你習慣過度顧慮、照顧、承擔別人,我們應該學著暫停一下問問自己:對方是不是入侵了我的邊界?如果是的話,請記得跟自己說,「讓別人失望是可以的」。

 

或者如果你擔心「萬一我真誠表達自己之後,影響了關係怎麼辦?」請記得,那些因為你在共構一個「你存在,我也存在」的連結時就輕易失去的關係,它可能本身就很脆弱。

 

所以好好的說出自己的「界線」,反而幫我們過濾掉那些本質上錯誤且不堪一擊的關係,這何嘗不是一種成長之後,讓自己神清氣爽的斷捨離呢?

by | Apr 23, 2021 | 博客分享